所在位置:北斗设计 > 资讯 >

天津大爷大妈最忙、达利园最苦

发布时间:2019-10-29 15:04

第101届糖酒会终于在26日闭幕了。老规矩,虽然正式时间是:24日-26日,但其实,在很多人心里,22日秋糖就已经结束了。

作为中国最早的交易会,糖酒会号称“天下第一大会”。而如今,这个大会,更像是鸡肋,更准确地说,是过期的鸡肋——带着越来越重的馊味儿,可你却苦于没有更好的选择。

本届糖酒会,第一次落户天津。你原本以为:一个新的城市,一个新的开始,会有一个全新的景象。可每个参会的人却发现,糖酒会不仅没有变新,反而在开倒车。当世博会、进博会、广交会、美博会……渐渐成为城市名片的时候,糖酒会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堕落……

 

01 

忆往昔


“嘛是糖酒会,糖吃多了得糖尿病,酒喝多了得酒精肝”。比本届秋糖传播更广的,应该是这个段子。它一方面反映了天津人的“哏”,一方面反映了55年历史101届糖酒会更多是圈内人的“自嗨”。

老纳是21日到天津的,25日离开,打了七辆滴滴(没打天津出租,打过出租的人,知道有多坑),感受到了天津人超强的沟通能力、以及如何向他们解释糖酒会到底是什么。糖酒会之所以叫“糖酒会”是因为这是中粮旗下中国糖业酒类集团举办的。可如今,糖企却来得越来越少,更多被酒企、食品饮料企业所占领。

当然,糖酒会本身就是为了给企业和经销商们搭建一个平台,且更有专业性。可其它的博览会,除了有行业人士参加外,越来越多的非专业人士也参与其中,让很多创业者、跨行者找到了未来的方向。

可糖酒会,却和现在的从业者一样——经销商的孩子不愿意做经销商,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更愿意送快递而不是做快消业务,糟糕的是,这,正在形成一个封闭的闭环。就如同某个讨论糖酒会文章下面的留言:一个糖酒会,拉低了整个天津的档次。
 


快消企业都在喊年轻化,可糖酒会何曾年轻过。“老企业,老品牌,老套路”一个参观的经销商如此点评。

老纳觉得,这名经销商还是乐观了一些,能有老企业、老品牌,证明这个企业虽然“套路”很老,但它还活着,没有跑路。毕竟,糖酒会上越来越多的企业是“骗”一拨商,就跑路的。

“我从2012年开始,前几年,效果还可以。”一个卖红枣的老板说,“这几年效果不好了,就当是行业交流了”。

投央视广告到糖酒会招商,这曾是福建快消企业找到叶茂中后的标配。有人说,“广告一响,黄金万两”。然而,从厂家到消费者,最核心的环节是经销商,如何联系到厂家——这要靠糖酒会。所以,只有央视广告是没用的,还必须配合糖酒会上的产品展示。你在糖酒会上布展的面积和投入的物料,与你收回的货款是成正比的。

所以,那个时候的企业,在央视投完广告后,还得在糖酒会上抢位置。据说,目前的最高记录依然是2005年济南秋糖,叶茂中咨询策划的一款饼干——网络饭饭,订货2个亿,回款3000万。打破了此前2005年春糖大火的品牌“飞儿“馍片,彼时,它的订货是1.5亿,回款1000万。相比现在,厂家投入十几万,招十来个经销商,经销商还不打款,可以说,彼时真是天文数字。

 

只是,这两个品牌之后虽不曾轰然倒塌,但高楼是真没建起来,只能说,发展的无声无息。2005年8月,为了推广网络饭饭,那个叫美福莱糖果的公司注册了香港红了集团,2011年4月宣告解散;飞儿馍片生产商江苏华晨食品也被吊销营业执照。

之后的企业,越来越理性,不愿动辄就几百万的投入了。尤其是福建企业,更是此间同行的风向标,虽然盼盼、达利还在参与,但少有新兴的福建企业,带着大笔现金要砸出一个品牌的架势。(虽然,创造轰动效应的企业都不是福建企业,但福建企业历年都是糖酒会的豪客)。

如今,互联网平台的兴起,央视广告也已没落,更何况几十年没有变过的糖酒会呢。

 

02

面面观


天津的司机师傅们不知道“秋糖”是什么,但都认为秋糖拉低了天津的level。不过,这并不妨碍天津的大爷大妈去酒店的展会上疯狂“抢”东西。身手好、设备专业,是天津大爷大妈的真实写照。



秋糖,参展商向来比春糖要少,毕竟春糖固定在成都,而秋糖,是打一枪换个地方。更尴尬的是,秋糖在每年的10月份,这是休闲食品的旺季,饮料的淡季。布局水头大战有点早,布局休闲食品又有点晚。2019年的春糖,是辣条的世界,虽然新闻报道提及国家要严控辣条,但那些已经生产了辣条的企业只能硬着头皮上。秋糖的辣条,就少的可怜。

取而代之的是,“无数”的粉丝企业冒出来。整个粉丝行业的火爆都归于河南郑州的嗨吃家商贸有限公司。与其它企业请超级明星代言不同,嗨吃家请的是香港知名配角八两金。

聊起请代言人,嗨吃家的相关人士说:请八两金是希望借助他与众不同的形象,来区隔那些假的产品。因为,乐嗨家是注册商标,目标嗨吃家还是TM标,八两金的反差效果,对消费者没有吸引力,但符合如今网红时代的要求——不一定漂亮,但要有特色。

如今,嗨吃家粉丝日出货3万余箱,人们都在说嗨吃家的网红属性。内部人士透露说:很希望大家讨论“互联网带火了嗨吃家的粉丝”。这一点,老纳比较理解,就如同江小白的陶石泉愿意让所有人都相信江小白的爆火是因为文案扎心,不是他掌控的数十万终端一样。嗨吃家也希望其它企业学习他们在快手、抖音的一夜爆红,而不是他们在线下经销商的布局、对经销商的培训、培养经销商的互联网思维。

与某饮料品类投入十几万招十多个经销商不同的是,另一家方便粉丝的负责人说:我们这里还可以,花了六万。因为买这块儿地的厂家新品没生产出来,所以用不了这么大的面积、又卖不出去,被我们便宜拿下了,招商效果还不错(厂家对自己的研发过于自信,对招商乐观,这样的情况经常性发生)。

除了方便粉丝外,另一个参展较多的项目就是矿泉水厂家了,而矿泉水品牌中最靓的仔就是象牙山冰泉和伊利的伊刻活泉。象牙山冰泉是借长篇大型乡村、村斗剧《乡村爱情》火起来的,此次,李大国的扮演者也出席了招商会。

相较于二人转演员的跨界,无疑,伊利的伊刻活泉更有看点些。伊刻活泉的卖点是火山低温活泉矿泉水,终端零售价3元。由于伊利在长白山投的水厂还在建设中,此次参展的矿泉水是伊利在内蒙投的厂生产的。至于未来长白山水厂建成后,是继续用伊刻活泉、售价3元,都还不好说。


伊刻活泉避开了与最善长打仗的农夫直接竞争,进军百岁山的3元地带,此中的压力会小很多。可以这样说,农夫就是一家“侠盘侠”与“钢铁侠”的结合体。在网上炒作、对骂,谁家喷得过农夫;谁玩概念,玩得过钟睒睒。论线下执行,目前整个快消行业,团队最有战斗力的,也就今麦郎和农夫了。

相较农夫来说,百岁山在打击竞品这块儿就比较弱势,而百岁山体量虽然大,但整个操作还是相对松散、还是省代的大批发客户为主。对伊利来说,压力就要小很多。尤其是伊利,目前成立健康饮品事业部,团队也请了大量做饮料的人,精细化管理又是伊利的强项。

当然,伊利的压力是,如何改变消费者“3元水就是百岁山”的认知。毕竟,这些年农夫讲了无数好故事,可农夫的3元水依然不好卖。未来,伊利与百岁山能否如农夫与怡宝的并例,尚不得而知。

03

划重点

老纳说本届秋糖在开倒车,是因为,山寨产品的数量极其多。2018年,国家打击山寨产品时,有人说,山寨产品退出糖酒会,是不可能的。因为,酒店展会是不受很多“规矩”约束的。另外,生产山寨产品的企业从来不认为自己是山寨产品——在国家的相关法律法规条文下,他们是“合法合规”的。

可是,本届秋糖,山寨厂家多到令人发指。其中,最忙的要数福建达利食品。参展企业中,叫某某达利园的公司至少有八家;叫豆本豆公司的至少两家;叫乐虎的,没有四家也有三家……最搞笑的是,达利集团“真身”也在天津发布了新品招商会,所以,经销商不知道是这些招商的达利园到底是不是达利集团。据达利的一个业务透露,曾有终端店老板给他打电话,让他配送大乐虎这样的山寨产品。

企业为何不去打假呢?有些企业是因为本身就没有打假意识。比如,达利集团在这方面就不专业,任由发展;另一种原因就是犯罪成本低。通常,糖酒会一周内就结束了,打假,需要工商的人“出马”,而后,需要提供相关的打假资料,流程非常繁锁。有评价说,“通常,你前脚走后脚别人就又开工了”。

下面所有都是知识点:

这些山寨企业合不合法,可以说,合法。因为他们都是注册公司,是有营业执照等相关法律执照的。

在中国,把知名产品商标作为企业注册公司名可以不?是可以的,也是有几率注册下来的。所以,你看到达利园平顶山饮料有限公司、达利园乳业有限公司、旺仔集团,包括各类的英国红牛、泰国红牛、广州红牛、红牛餐饮集团等等,都是能注册下来的。

2012年之前,中国有一种商标叫驰名商标。所有入选驰名商标的品牌,这些品牌是不能被用来注册公司的。比如,王老吉,这个品牌在2012年之前就已经注册,并且是驰名商标。所以,现在任何叫王老吉的公司都不能注册。而加多宝、红牛、旺仔、达利园、乐虎、和其正、豆本豆,这些品牌,在2012年之前并不是驰名商标,所以,用这些商标注册公司是可以的。

2012年之后,中国不再评选驰名商标,这就导致了后来大量的品牌名被注册成公司。虽然,国家对知名商标有一定保护,但知名商标的称呼又有很强的主观性。比如,你说红牛是知名商标,但山寨的企业会说:我不觉得它足够知名。所以,打假异常困难。再有,企业法人不在注册地,就需要工商部门把信息发给法人所在地的有关部门协助处理。比如,红牛(天津)饮料有限公司,红牛安奈吉饮料(天津)有限公司,注册地都在天津滨海,而这两个法人在哪儿,就不得而知了。起诉书的送达都相当困难,打假的过程就更艰巨了。


就曾经有某知名媒体人把四川天丝饮料公司当成泰国天丝医药,可见其山寨程度有多厉害。

所以,山寨公司才如此之多。这么多年,老纳知道的、大张旗鼓地打假公司也就加多宝了。



在打“假”现场,有人问加多宝负责打假的人:你们拿公司多少工资?这么做不怕打起来嘛?加多宝人回答:死工资,真打起来,只能说我们哥俩命不好。

当然,有工商在,现场打起来的情况不多,但背后黑砖还是有可能的。

动别人的利益,有危险。没有专业的法律条文保证企业的合法权益,还要员工自学、去找相关条文支持打假行动,合法合规的情况下,执法部门才会配合。

这也是为何山寨产品这么多,企业却不得不参与的原因——没有另一个平台能提供这么一个密集招商的环境。所以,明年的春糖,老纳还会去……

 


相关推荐
QQ咨询